6 分鐘 2020年8月20日
男子在茶園遠眺山巒

家族企業不只是您家族的企業-家族傳承之啟承轉合

作者 林 志翔 Michael Lin

安永台灣 稅務服務部 執業會計師

專業的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顧問,以豐富的稅務及傳承諮詢經驗,為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規劃基業長青之道。

6 分鐘 2020年8月20日

佘日新教授作為企業管理之專家,在2014年開始關注家族企業傳承議題,進而在2017年成立「中華家族傳承發展協會」,一個非營利之全國性學術文化團體,關懷與協助家族企業傳承經營智慧與經驗,並開創企業永續新契機。

教授除了經常於學術期刊發表相關學術研究心得外,並落實應用在產學合作的諮詢顧問中;長期關注全球經濟趨勢、產業發展及企業創新研發活動,經常於報章雜誌及廣播媒體發表產業評析、引領前瞻思維。

鑑此,為協助台灣家族企業在接班傳承規劃能夠思考更廣的面向及涵括更深的省思,安永家族辦公室執業會計師 林志翔專訪中華家族傳承發展協會創辦人 佘日新教授,借助佘教授對台灣產業與家族企業的關懷,並整合多位產業界人士論述家族傳承的精華思維,提供最佳觀點及建議給我國廣大的家族企業參考。

左: 佘日新 教授 - 現任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國際科技與管理學院暨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台灣智慧製造創新營運中心主任

右: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 稅務服務部 林志翔執業會計師

以社會整體的角度來思考家族企業傳承

古代曾子提出「齊家、治國、平天下」,可用以闡述佘教授切入家族企業傳承的三個層次:

  1. 家務事:單一家族企業是自己家族的事情。
  2. 產業事:幾個家族可能會影響整個台灣的產業,甚至有的家族企業本身就是台灣產業的發展史,像是水五金、工具機等產業族群。
  3. 國家事:多個家族的傳承成敗與否,將成為台灣的國安議題。台灣好不容易在先輩們的努力下,許多產業在全球供應鏈已佔有一席之地,並誕生出許多隱形冠軍。若因為傳承失敗而讓先輩過去的經驗與努力就此白費,那麼國家將無法站在巨人肩膀上與其他國家較長短,競爭力也將一蹶不振。

故家族企業不只是您家族的企業,說是國安議題一點也不為過。佘教授曾聽過有老闆說:「這是我賺的,就算給我兒子敗光我也願意,外人憑甚麼來跟我指指點點的!」可是對社會整體而言是不好的、可惜了。若二代普遍無意願接班或接班失敗,造成家族企業的弱化與消失,就需要再花更多的時間及精力來積累,對國家是何等的損失?

我們記錄企業過去的發展史,除了可細數企業對社會的貢獻之外,也可留給後人進步的參考。

透過家族傳承之「啟承轉合」來看企業經營內涵

家族企業如何啟動傳承?從記錄企業發展與決策過程歷史做起

佘教授近年來筆耕不輟,將企業傳承的要素濃縮為以下四面向,我們將就此四面向來探討家族傳承的「啟承轉合」:

  1. 企業精神及價值理念:企業價值與思想,會影響社會的氛圍。
  2. 社會資本傳遞:資本不只是財富傳承,還包含無形的知識及人脈傳承。
  3. 資產能耐及創新:探討資產、技術與管理能力,並闡述競爭力的前提是要具備─有價值的、稀少的、無法模仿以及不可替代。
  4. 樹立歷史典範:財富背後的人生哲學。
  • 啟:企業精神

    • 早期先輩們在各行各業白手起家的「無畏精神與膽識」,在台灣締造許多精彩的企業傳奇。
    • 如何傳承第一代「在開拓市場與做決策所需承擔風險的抗壓性」,是目前家族企業後繼者們待解的議題。
    • 後繼者應站在既有的基礎上,更有勇氣地去開創屬於自己的新格局。
  • 承:價值理念、社會資本

    • 價值理念

      • 家族企業的價值理念會呈現其願景與格局 ─「軸心正了,陀螺就不會倒」。
      • 許多傳承百年的日本企業常將「思利及人」、「先義而後利者榮、先利而後義者枯」、「人聚財散、人散財聚」視為核心價值。這些利他主義的企業價值理念常在許多典籍中看到,其實就是現在ESG的觀念。千年前流傳的倫理道德中早已存在,並非是多麼創新的理念。生意經營之道就是在做人,做事之前先學會做人。
    • 社會資本

      資本的定義有三種:

      1. 財富資本:家族企業的資本額、每年產生的收入,家族賺取的財富再用在社會上的消費、再投資等。
      2. 知識資本:家族企業從無到有的過程,企業家面臨各種生存之戰所做的抉擇、策略的選定,這些知識也是經過累積的。從石器時代到數位時代,現代人的一天是人類累積的百萬年,知識若不能保存下來,要用多少時間和力氣去彌補斷層?
      3. 人脈資本:台灣中小企業最常透過各式「關係」的延伸形成人脈網絡,像是鼓勵員工做到一定程度就出去創業、將自身企業的銀行信用額度借給供應商、中部大廠接單分包給協力廠商,發揮了資源整合及專業分工的效果,打造出台灣特有的產業聚落型態。人情互助撐起社會安全網,並創造出特有「國家隊」的團體戰形式,消弭許多社會經濟問題。但關係不易傳承,父母的朋友不會是孩子的朋友,年輕人有自己的社會網絡,新的業態需要新的關係。在新的人脈資本還沒有被建立之前,怎麼跟舊的人脈資本銜接?
  • 轉:資產能耐、創新應用

    • 資產能耐

      • 檢視過去的70、80、90年代,台灣幾乎每十年就發展一個新的主流產業。然而相較於國外從18世紀工業革命累積下來的技術能耐,台灣產業也才發展了40年,技術底蘊不算高,也缺乏不可取代性及無法模仿等核心競爭力的要件。台灣大多是引入國外技術,過去因中國人口紅利槓桿創造的台灣經濟傳奇,其實賺到的是管理財。
      • 然而隨著中國人口紅利及政策優惠漸趨消失,便宜的人力資源不再,轉向東南亞、印度的勞力密集生產鏈也遲早要面臨人口紅利及土地資源漲價之現實,最終仍須走向技術財的提升。但走向技術財,需要投入大量的研發及資本支出,這其中不僅是資源投入,更需要高端人才庫。
      • 台灣有許多有實力的未上市中小企業(尤其是傳產),這個實力包含財力、技術力,但人才募集的能力相對弱。這些企業募集資源和人才的常見方式是:引進市場資本或公開發行。
      • 佘教授認為「實業家都是幫資本家打工的」,台灣實業家應整合社會資本來成立「資本國家隊」,由有實力的企業家一代來當「莊家」(Banker),傾國家之力對外併購,引入國家需要的技術及人才。
      • 歐洲、美國其實有非常多企業擁有優良技術,趁疫情造成倒閉潮時直接取得歐美技術,能夠縮短研發資源的投入及時間,並獲得技術人才、升級能耐。
    • 創新應用

      • 許多家族企業滿足於已賺得的財富,停止投資創新,社會累積的技術資本將就此停滯,相當可惜。
      • 家族企業的價值觀可以百年不變,但做法需要與時俱進。市場關係、產業結構、往來的利害關係人、供應商等,皆是會變的。
      • 與時俱進的創新案例:醬油廠商跨足生技業發展。看似不相同的產業,卻可利用相通的核心─發酵技術。同樣的技術可以應用在大家熟知的傳統醬料,也可以應用在生技業。
  • 合:歷史典範


    媒體的力量可協助企業家從另外一個角度寫歷史,無論是個人或是企業過去走過的軌跡,將有助於後人未來在擬定解決方案時,能參照過去面臨類似困境的決策方式。現在產品生命週期很短,誰還記得第一代的電腦和計算機長甚麼樣子?年輕人要怎麼去理解未來不是在於如何做出最新世代產品,而是進行深度的時代知識交流,將原理技術與時俱進,才能傳承百年、千年。

安永家族辦公室見解

家族企業的傳承,不應侷限在家族成員之間有形資本的移轉。有形財富越分越散、越爭越少,造成許多家族企業在時間洪流中逐漸被淘汰,企業在傳承前後市值的蒸發間接反映了社會資本的流失。佘教授以一個學者的觀察,認為家族企業傳承不只是單一家族的事,更是整個社會的寶貴資產,家族企業維持長久營運將有助於國家技術與文化、資本的積累。

安永家族辦公室執業會計師 林志翔輔導過許多家族傳承的實務案例,體認到最重要的是「家和萬事興」。若家族不和諧,從家族治理到公司治理都不容易穩定。而要達成家族和諧,家族成員要瞭解家族先輩之精神及價值理念,具有共同的理念,方能同舟共濟,這樣的無形資產是經營家族企業的優勢,可以將家族先輩的智慧及歷史經驗具文集結至家族憲章,形成家族企業共同的信條。做好接班傳承這件事,其價值不僅僅是體現在企業、供應鏈,更重要的是這個社會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向更高的目標邁進。

然而家族先輩(尤其是白手起家的第一代)的諸多特質,例如領導能力、個人魅力、人脈等社會資本很難直接複製傳給下一代。那麼,要透過何種方式守護家族企業的無形價值、社會資本,以避免財富消散呢?家族企業可透過家族憲章導入家族治理及公司治理機制、傳承前的股權規劃及章程設計等方式,使關係維繫於機制中。紮實站好後再穩定與時俱進,擴充資產能耐及發展新的應用層面,可使社會資本除完整保存外,更得以成長及延伸,再上一層樓。

家族企業的興衰榮辱,取決於家族能否意識到無形的長期價值、企業精神及理念價值觀的重要性,其推行初始可能需從家族主事人由上而下持續為企業注入關鍵的無形資產。在家族企業傳承時,預先設計和諧決策的制度,培養接班人與繼任團隊具有擴充資產能耐的實力,並將這些珍貴的決策過程記錄下來,有助於家族企業做長期繼任計畫之參考。

結語

在家族企業傳承時,預先設計和諧決策的制度,培養接班人與繼任團隊具有擴充資產能耐的實力,並將這些珍貴的決策過程記錄下來,有助於家族企業做長期繼任計畫之參考。

關於本文章

作者 林 志翔 Michael Lin

安永台灣 稅務服務部 執業會計師

專業的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顧問,以豐富的稅務及傳承諮詢經驗,為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規劃基業長青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