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分鐘 2020年6月4日
辦公室兩位同事站在筆電前方進行討論

離岸控股信託架構在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之應用-上集

作者 林 志翔 Michael Lin

安永台灣 稅務服務部 執業會計師

專業的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顧問,以豐富的稅務及傳承諮詢經驗,為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規劃基業長青之道。

10 分鐘 2020年6月4日

歐美大家族透過家族辦公室的財富傳承機制,借助家族信託架構穩固家族企業股權,並成就家族財富的基業常青。家族信託係受個人或家族的委託,代為管理、處置家族財富,以實現財富規劃及傳承目標。


永家族辦公室具有辦理海外家族信託之豐富實務經驗,本文將分為上、下兩集,為國內讀者介紹離岸控股信託架構在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之應用。

上集:針對「跨境台商族群」的七大特質需求分析,並與安永全球之聯盟所合作,在眾多的離岸司法管轄區中深入比較分析後,向跨境台商族群詳細介紹開曼群島STAR信託的發展背景、重要概念及其優勢特點。

下集:以實際信託規劃案例,解說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如何同時兼顧跨境台商族群的上述七大需求點。此外,亦會詳細說明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與家族治理、企業治理之整合規劃方案,及安永家族辦公室在跨境整合規劃架構中所扮演之角色與功能,並協助提供跨境台商客戶在完善離岸信託架構設立過程中,所需要之國際稅務及法律諮詢相關服務。

(Chapter breaker)
1

第一節

跨境台商族群之現況需求分析

中國大陸自80年代進行改革開放後,眾多台商為掌握大陸龐大市場商機及豐沛的勞動力成本環境,採用經由第三地區國家(香港、BVI、開曼群島等地) 設立投資控股公司間接投資在中國大陸設廠,或是以此模式進行三角貿易接單業務。隨著中國大陸經濟高速增長,帶動整體勞動力成本大幅提高後,許多台商仍運用此跨境投資模式,前進東南亞國家開拓其企業版圖。隨著企業版圖的壯大,並在透過第三地區國家之跨境投資架構下,也同步創造出許多擁有龐大境外資產(境外金融資產、股權、房地產)之「跨境台商族群」。

根據安永家族辦公室對於「跨境台商族群」的觀察分析,簡要地歸納出下列七大需求特質:

  1. 第一代創業者之家族成員多數已經涵蓋到第二代、第三代家族成員。因此,多數第一代企業家已經面對到「家族財富傳承」與「家族企業經營傳承」之關鍵議題。
  2. 在「家族企業經營傳承」之關鍵議題上,有相當比例的第一代創業家面臨到第二、三代家族成員缺乏接班家族企業意願之難題。
  3. 在「家族企業經營傳承」之關鍵議題上,第一代創業家迫切需要在家族接班人與專業經理人(老臣) 之間,創造出企業價值極大化的多贏合作機制。
  4.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此一全球黑天鵝事件對於家族企業營運獲利的巨大衝擊,已使得多數企業家開始審思並重視「家族資產保護」之觀念。也就是如何在「家族企業營運」與「家族私人財富」兩者間設立穩固的防火牆,以降低其私人財富受到外在大環境劇變或企業經營風險的負面衝擊。
  5. 跨境台商企業家面對其跨國性且多元化的家族資產(境內外金融資產、控股股權及境內外房地產等),需要有效率的工具跨境整合這些家族資產,並透過有效的機制管理及分配其家族核心資產所衍生出的經濟利益。
  6. 從企業治理的觀點而言,長期穩定的股權結構必然有利於經營權的穩固,以及有助於家族企業朝向永續經營之目標邁進。因此,有相當比例的跨境台商企業家也正嘗試探索一個可達成「家族企業永續經營」的家族控股機制。
  7. 跨境台商族群之家族成員中,有相當比例存在雙重國籍或具有多重稅務居民身分之現況,特別是具有美國稅務居民身分的家族成員。因此,在FATCA實施後,跨境台商族群多數需思考如何處理複雜的美國稅務問題,也積極尋求一個可以遵循美國稅法規定的跨境家族財富傳承規劃方案。
(Chapter breaker)
2

第二節

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概論

近20年來,國際間在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上的主流規劃工具逐漸朝向以私人目的(非公益慈善目的)或是同時結合私益與公益目的而設立的「目的信託 (Purpose Trust)」發展。而在此國際發展趨勢下,百慕達(Bermuda)、根西島(Guernsey)、曼島(Isle of Man)、英屬維京群島(British Virgin Islands) VISTA Trust及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 STAR Trust等離岸司法管轄區皆有完善的「目的信託」立法基礎。

在上述數個離岸司法管轄區中,由於開曼群島信託法律基礎嚴謹完備,金融機構監管體制嚴格及目的信託架構設計靈活彈性等多重因素下,使得開曼群島的STAR Trust在這幾年更受到亞洲高淨值家族客戶的關注。安永家族辦公室團隊將針對開曼群島的STAR Trust之發展背景、優勢特點、商業運用、操作案例及規劃效益等面向進行探討。

開曼群島為大英國協的海外領地之一,然開曼群島也是一個獨立的司法管轄區。開曼群島沿襲英國的普通法(Common Law)體系,進而發展其自身完備的當地法律體系及大法院獨立專業的法院判決。加上開曼群島嚴謹的金融監管體系及穩定的政治經濟環境,造就開曼群島成為全球主要的離岸金融中心之一。

開曼群島信託法沿襲英國普通法體制,並且在當地立法中多次改良開曼群島信託法,以符合國際間最新的市場需求與產業機會。回顧開曼群島信託法發展過程,傳統的開曼群島信託有以下侷限性,而限制其彈性及運用範圍:

  1. 僅能為公益慈善目的或是為家族受益人設立信託(需二擇一)。因此,「公益慈善目的」與「家族受益人」無法並存在同一個信託契約中受益。
  2. 傳統的開曼群島信託尚未允許以「私益目的」而存在的「目的信託 (Purpose Trust)」。
  3. 傳統的開曼群島信託受限於「禁止永續原則」,因此其最長信託期限為150年。
  4. 傳統的開曼群島信託之受益人擁有完整的信託管理權。因此,委託人去世後,在全體受益人一致同意下,受益人可以在技術上達成變更或終止信託的目標(前提條件為:全體受益人皆具有法律行為能力)。此項原則就是1841年由英國高等法院確定判決下之「The Saunders v Vautier Principle 」。

前述傳統開曼群島信託的限制與障礙直到1997年才被解除。因開曼群島政府在1997年立法制定「the Special Trusts (Alternative Regime) Law, 1997」(縮寫為 STAR Trust),並於往後幾次的修法時將此STAR Trust法律置入到「開曼群島信託法第八部份」。在「the Special Trusts (Alternative Regime) Law, 1997」中, STAR Trust首次創新地引進「私人目的信託(Private Purpose Trust)」的觀念。在「私人目的信託」架構下,委託人(信託設立人)得以設立僅有「信託目的」,而無「信託受益人」之「私人目的信託」。例如:委託人設立的「信託目的」為「家族企業永續經營」之「私益目的」,並且是無信託受益人之「私人目的信託」。

換言之,在STAR Trust框架下,單一信託契約中是可以允許同時納入「私益目的」、「公益目的」,以及涵蓋多數信託受益人的「混合型目的信託」。在此需特別說明:「私益目的」、「公益目的」及「信託受益人」此三大要素在STAR Trust架構下也允許單獨存在。在此創新設計下,使得STAR Trust被業界認可為最獨特及最具有彈性及包容性的家族資產傳承規劃工具之一。

(Chapter breaker)
3

第三節

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操作特色

STAR信託(the Special Trusts Alternative Regime,1997 Cayman Island Trust Law)應該是目前最具彈性及先進的離岸信託架構之一,在此歸納其主要原因有下列14點。

  1. 開曼群島STAR信託的委託人(設立人)得以自行規定其家族控股信託架構所持有的底層BVI/開曼控股公司或是家族營運企業所須遵循的「企業營運計畫(Business Plan)」,並將此「企業營運計畫書」列入「信託目的」中。因此,STAR信託的受託人(信託公司)不得在其持有家族實體企業股權期間,有批判委託人(設立人)之行為。這項特色是開曼群島STAR信託有別於其他離岸司法管轄區最大的特色與優勢之一,使得STAR信託成為最受亞洲企業家歡迎的家族企業永續控股與傳承規劃工具之一。
  2. STAR信託的受益對象可以為「信託目的」或「信託受益人」,或是由兩者同時做為信託受益對象。「信託目的」與「信託受益人」皆可為多數。此外,「信託目的」允許為「公益目的」或「私益目的」,或是由兩者同時並存。唯一的限制是「信託目的」必須為合法的,且不得對抗公共政策為前提。
  3. STAR信託必須設置「信託執行人(Enforcer)」之角色。「信託執行人」可以是自然人或是法人主體。「信託執行人」是唯一擁有法律地位可執行STAR信託條款的自然人或法人。在此特別說明,STAR信託的執行權(Enforcement)已經透過立法程序,將此信託執行權從信託受益人的權力中移除。換言之,STAR信託的受益人已經不再擁有信託執行權了! 當然,除非某位信託受益人也同時擔任「信託執行人」之角色時,該位信託受益人仍是擁有信託執行權,但須強調:該位信託受益人必須是以「信託執行人」的法律地位行使其執行權。
  4. 在沒有信託執行人之情況下(包含在能力及意願上,沒有符合設定條件的執行人之情況),並且依據STAR信託條款,在30日內沒有指定的信託執行人產生時,在受託人(信託公司)的申請下,信託管轄法院(開曼群島法院)有權指派信託執行人。
  5. 開曼群島STAR信託法律明確規定信託執行人被視為需承擔信託義務(Fiduciary Duty)。因此,為了扮演適當的執行信託角色,信託執行人需負責任地行使其職責。然而,不適當地執行信託的責任範圍,係以有違反信託目的或信託契約之具體證據為限。
  6. 開曼群島信託法第八部份(STAR Trust Law)將STAR信託的信託受益者角色與信託實際執行者角色之間做出清楚地區分。因此,反映在法律效果上,使得信託受益人的「執行權」(Enforcement)被移除之外,連同信託行政管理上相關資訊的「知悉權」也同步從信託受益人的權力中被移除了! 換言之,在STAR信託框架下,信託受益人已不再擁有「執行權」與「知悉權」。
  7. 信託執行人在特定的信託條款限制下,其擁有與普通信託受益人之相同權利及補救措施。信託執行人的地位使得其可尋求開曼管轄法院在相關信託案例上,關於信託行政管理權上的指導。
  8. 在STAR信託架構下,受託人(信託公司)基於其為法律上的控股股東身分,受託人得以指派STAR信託下之受控公司的董事。然而,根據STAR信託契約書標準條款規定:受託人須在執行人(Enforcer)與保護人(Protector)之同意前提下,受託人才擁有自由裁量權。
  9. 在STAR信託的違反事件發生時,信託執行人(Enforcer)得以代表本信託,並運用其自身的補救措施對抗受託人(信託公司)或其他第三方。此機制正如同在開曼群島普通信託下,信託受益人得自身採取補救措施。
  10. 當STAR Trust在信託目的、信託執行模式,或行政管理上產生「信託不確定性(Trust Uncertainty)」時,可由受託人(信託公司)或信託契約所明定之人士,或是開曼法院來解決此項「信託不確定性」的問題。
  11. 當STAR信託因其「信託目的」變成不可能、不切實際、違背法律、違背公共政策,或是因環境變遷導致「信託目的」變得陳舊過時,在前述情況下將使STAR信託全部或是部分無法被執行或管理,亦會導致委託人當初設立信託的初衷無法達成。在此情況下,開曼群島信託法允許由受託人(信託公司)向開曼法院提出司法上「近似原則」的適用申請,進而由開曼法院進行改良(Reform)此STAR信託。「近似原則」的適用目的係為了微幅地變更此信託結構,並且儘量與委託人當初設立信託的初衷保持一致性。但若開曼法院認為已經無法依據委託人設立信託的初衷改良此信託時,受託人(信託公司)得以處分信託財產。然在實務上,「近似原則」的適用申請僅發生於非常受侷限的情況下。
  12. 開曼群島STAR信託與百慕達及澤西島等允許「非公益慈善目的信託」之離岸司法管轄區不同之處為:開曼群島STAR信託的受託人(信託公司)必須是接受開曼群島金融監督管理局所監管的當地持牌信託公司,或是由註冊登記在開曼群島的「私人信託公司(Private Trust Company, PTC)」擔任受託人。如果這項規定被繞過,對於行為人將會產生刑事制裁之嚴厲處分。此規範使得STAR信託的被監督水平凌駕於其他離岸司法管轄區之上。
  13. 根據開曼群島信託法第八部份規定:「禁止永續原則」並不適用於STAR信託上。換言之,STAR信託可以是「永續的」存在。然若STAR信託契約條款中有特別約定信託存續期間,則須遵守信託契約條款之約定。
  14. 開曼群島「反強制繼承權(Anti-Forced Heirship)」規定:離岸信託設立國(開曼群島)並不受委託人母國的民法或繼承法之法律限制,此點極為有利於企業家之家族財富傳承規劃運用。

開曼群島STAR信託關係圖

(Chapter breaker)
4

第四節

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八大綜合優勢

總結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在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上之八大綜合優勢如下:

  • 一、家族企業永續控股 (Business Continuation Holding structure)

    透過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建立,可將家族控股轉換成信託控股,使家族控制之企業所有權信託化,進而避免家族持股受到主要大股東身故、婚變或是被債權人強制執行後,使家族股權被切割、稀釋、分散而導致家族股權落入外人控制之經營權危機。若是再運用開曼群島STAR信託之「信託無期限條款」,則可設計出家族企業永續控股架構,進而達成永續地鞏固家族控股之目標。

  • 二、家族資產保護 (Family Business Assets Protection)

    在沒有任何企圖要欺騙現有債權人的前提下,委託人設立家族信託是在面對其未來債權人的挑戰時,委託人需要為其家族私人資產進行「家族資產保護規劃」〪特別是企業家在面對企業經營過程中,會遭遇眾多具不確定性的外在因素衝擊,而「家族資產保護規劃」則可在企業資產與家族私人資產之間設立一道堅固的防火牆,以確保家族成員的生計不會受到企業經營危機之波及。

  • 三、家族資產傳承 (Family Business & Wealth Succession Planning)

    經由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信託受益人機制設計,家族核心資產(包含實質營運公司股權)所衍生的各種經濟利益,得依據委託人(設立人)的意願執行信託利益的分配機制(包含信託受益的對象、金額、比例、分配時間及分配條件等),進而落實信託設立人在家族資產傳承規劃上的初衷。

  • 四、家族資產控制 (Family Business Assets Controlling)

    經由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信託執行人(Enforcer)與信託保護人(Protector)機制設計,家族核心資產(特別是實質營運公司股權)之相關投資決策權、經營決策權及信託資產管理權等重大權力,仍由委託人(設立人)本人或其任命指派的信託執行人與信託保護人共同扮演實際控制者角色。

  • 五、家族資產整合 (Family Business Assets Consolidation)

    離岸信託架構的另一項重要優勢,是其可結合境外公司主體,將客戶分布於不同國家、不同類型的家族核心資產(包含實質營運公司股權、金融資產、海外房地產及無形資產等)全部整合到單一的家族信託中。因此,對於跨境台商而言,可透過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統籌管理所有的跨國家族資產,並統籌分配各類型家族核心資產所衍生的經濟利益。

  • 六、反強制繼承權 (Anti-Forced Heirship)

    根據開曼群島「反強制繼承權 (Anti-Forced Heirship)」 之規定,開曼群島政府並不承認信託委託人(設立人)之母國在民法或繼承法上之司法判決或法律限制。這項優勢有利於企業家進行家族財富傳承規劃時,可更有自主性及靈活地分配其家族資產予特定的信託受益人。

  • 七、避免遺產認證程序 (Avoid Probate)

    當信託委託人(設立人)將其個人名下資產轉入妥善規劃的離岸信託架構後,其個人名下資產已經完全轉換為信託資產了。換言之,當委託人(設立人)身故後,此信託資產在法律上已完全被獨立隔離於其遺產範圍之外。因此,已經交付離岸信託的家族資產可避免冗長的遺產認證程序及高額的遺產認證費用。

  • 八、家族治理/企業治理規劃與家族資產所有權規劃之整合架構 (Integration of the Family Governance / Corporate Governance and Ownership Planning)

    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控制權及管理權,係掌握在信託委託人(設立人)本人或其任命指派的信託執行人(Enforcer)與信託保護人(Protector)。然而,從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的角度而言,信託執行人與信託保護人機制須以常設委員會或是法人主體來維持長期(或是永續)的信託運作機制。基於在委託人身故後,信託執行人與信託保護人將扮演極為關鍵的信託管理者與監督者角色,安永家族辦公室建議整合STAR信託架構與家族理事會機制(執行家族憲章的主體),進而於STAR信託架構中,落實家族治理/企業治理規劃。

結語

在下集的文章中,我們將以實際信託規劃個案,分析安永家族辦公室團隊如何協助跨境台商客戶在家族企業永續傳承規劃議題達成上述開曼群島STAR信託架構之八大綜合優勢。

關於本文章

作者 林 志翔 Michael Lin

安永台灣 稅務服務部 執業會計師

專業的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顧問,以豐富的稅務及傳承諮詢經驗,為高資產人士與家族企業規劃基業長青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