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鐘 2021年1月12日
兩個朋友看著超市的冰箱

增值稅如何影響歐盟的可支配所得

2 分鐘 2021年1月12日

儘管過去十年以來間接稅的適用範圍有所增加,但相對於 GDP 而言,間接稅似乎抑制了可支配所得。

估計財政收入負擔的分配是大多數政府決策者的主要考慮因素,因為他們關心稅務法律的公正性以及納稅者的負擔能力。這就是許多所得稅制採取累進稅率(最高所得族群負擔最高的稅率)的原因。許多消費稅也賦予基本民生物資較優惠的稅負待遇,例如食物、衣服及醫藥,以免對窮苦民眾造成過重的負擔。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 的資料,以全球稅收的百分比而言,增值稅的重要性從 1960 年代的稅率低於 5% ,穩定成長到 2016 年稅率略超過 20% 的高點。在 OECD 宣布增值稅對經濟成長的危害比公司所得與個人所得稅低之後,增值稅就受到各國政府普遍採行。然而,增值稅與消費稅整體而言卻是累退稅率,除非對其進行調整,否則將對低收入民眾造成較重的稅負負擔。

以下各圖表顯示,過去十年間,歐盟的間接稅稅收與可支配所得如何發展。

撙節開支的影響

在此期間,歐盟經歷了長期經濟成長疲軟。許多歐盟國歷經經濟衰退,為其公民的所得成長帶來持續的壓力。

很多國家政府也啟動財政緊縮方案,以挽救它們的資產負債表,這意味著更高的直接稅率,並進一步為可支配所得造成壓力。這些趨勢代表可支配所得由 2008 年占歐盟 GDP 的 63%,下跌至 2018 年的 61%(2009 年最高達近 65%)。

同一期間,許多國家政府推出各種新的間接稅種或擴增既有稅種。 在最初於 2008 年到 2009 年間的下跌之後,間接稅制的總稅收穩定成長。 可支配所得用於間接稅負的比例也因此增加,間接稅稅收占總可支配所得的比例,從 2008 年的 20% 提高到 2018 年的 22%。

如以下圖表所示,增值稅收開始增加而稅後所得則減少。 自 2013 年以來,增值稅消耗了越來越多的稅後所得,比十年前負擔更重。

結語

過去十年間,隨著歐盟增值稅與其他間接稅的稅收增加,可支配所得占 GDP 的百分比卻相應下降,使得這些稅種對低收入納稅人造成更大的負擔。

關於本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