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分钟 2020年6月1日
 woman using mobile

新兴银行业务模式

作者 忻 怡

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首席合伙人 安永亚太区金融科技与创新首席合伙人

20余年金融服务经验。 助力中国金融业转型。 引领金融科技应用。

10 分钟 2020年6月1日

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举措逐渐转向重新思考长期策略,通过开拓新业务和新模式来交付现有的和新的金融服务。

平台式银行业务和认购型业务模式等新模式,以及新的数据安全服务,引发了人们对银行潜力的猜测,即银行是否有机会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和新的客户服务方式。合规部门可以成为创新和业务发展的推动力,而不是阻碍,但前提是银行可能需要对该部门的定位、管理方式以及如何将其整合到银行的运营中进行一 些基本调整。在银行治理领导网络会议中,与会者讨论了新的合规方法和这些发展带来的一些问题,包括监管科技帮助大型银行的潜能,以及传统银行如何在其他部门中利用合规创新。本期从以下两部分总结银行治理领导网络会议以及与会者在会前和会后讨论的关键主题:

  • 合规创新
  • 解决进程中的挑战

我认为,传统银行尚处于向新业务模式过渡的初期阶段。处理遗留问题和转型仍然是当下重点。但随着行业发展,银行业必将在未来几年内彻底改变其价值主张。

——与会者

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举措逐渐转向重新思考长期策略,通过开拓新业务和新模式来交付现有的和新的金融服务。平台式银行业务和认购型业务模式等新模式,以及新的数据安全服务,引发了人们对银行潜力的猜测,即银行是否有机会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和新的客户服务方式。

虽然围绕部分新模式是否具备扩展性和可持续性以及部署新模式的新晋市场参与主体一直存在疑问,但整个生态系统都在进行产品和服务交付模式的创新,而且已经开始影响传统银行业务模式。虽然大型科技公司目前还没有像一些人士预期的那样大举进军银行业,但情况可能会改变。银行治理领导网络(BGLN)与会者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开始重新审视其业务模式和战略,他们进入新市场、开拓新业务线、引入新的交付渠道、探索更多合作机会,并以新方式利用技术,而不仅是以更快更高效的方式重复相同的做法。

在2019年6月13日和9月25日分别于纽约和伦敦召开的银行治理领导网络会议中,与会者共同探讨了银行业可能出现的新业务模式和运营模式的相关变化。讨论内容涵盖了遗留模式向新模式演变以及当下竞争格局和合作关系的扩展。

本期《视点》总结了上述会议以及与会者在会前和会后讨论的关键主题。会议还涉及有关创新合规方法的讨论。此部分讨论主题总结请见另一期《视点》。本期《视点》分以下两部分进行阐述。

  • 转型举措及新的可能性
  • 生态系统的持续改革

转型举措及新的可能性

尽管新的技术应用和一大波新晋参与者的入市给银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性,但与会者认为,短期内传统业务模式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根本性变化。

虽然业务模式不太可能发生根本性变化,但大型银行探索新策略的意愿愈加强烈。金融服务业的性质决定了改变的步伐通常比较缓慢,但根本性的转变早晚有一天会到来。正如一位与会者指出的,“银行业会出现类似Netflix或Uber瞬间颠覆整个行业的情况吗?显然不会。银行业的转变往往是缓慢进行的。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业挑战者不会统治银行业,更别提一夜之间。虽然转型步伐比较缓慢,但仍在缓慢发展。”一位与会董事表示:“大型传统银行沉浸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中,因为十年前,我们把金融科技公司看得十分可怕,认为他们会抢走我们的饭碗。可最后人们发现,变革速度并没有那么快,欣然转而坚信传统银行的地位不会被颠覆,这种想法十分危险。”

生态系统的持续变革

金融服务商和供应商日趋多样化,这为银行在生态系统的各个环节开展合作提供了新机会。

现在,许多金融服务机构都在谈论生态系统,即,不同细分金融服务领域的多家服务商建立了明确合作关系或隐形结盟,以向客户提供全类产品和服务,而不是完全垂直整合的综合银行。考虑到内部开发新模型和职能需要的成本和时间,许多银行越来越能接受大型金融机构与小型金融科技公司和其他技术服务商的合作关系。这种合作关系带来了新机遇,但也伴随着风险。

结语

银行治理领导网络探讨了银行业可能出现的新业务模式和运营模式的相关变化,涵盖遗留模式向新模式演变以及当下竞争格局和合作关系的扩展。

关于本文

作者 忻 怡

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首席合伙人 安永亚太区金融科技与创新首席合伙人

20余年金融服务经验。 助力中国金融业转型。 引领金融科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