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企业如何通过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满足健康生态系统未来发展的需要?

作者

Peter Behner

EY Global Health Sciences and Wellness Strategy and Transactions Leader

Transformation leader i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strategic direction for life sciences companies. Family focused. Loves fast cars, good wines and history books.

Pamela Spence

EY Global Health Sciences and Wellness Industry Leader and Life Sciences Industry Leader

Ambassador for outcomes-based performance and healthy aging. Advocate for women.

5 分钟 2020年1月12日

2020年安永并购火力报告 中,我们探讨了生命科学公司如何利用现在的战略与交易咨询应对未来发展需求。

命科学行业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在2019年达到了3,57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尽管战略与交易咨询总额创历史新高,2019年的战略与交易咨询达成情况反倒与以往相若。

在许多有正式公布的战略与交易咨询当中,企业大都采用了一个业内常用的方式:收购与自身内部重点治疗策略领域一致的、处于研发后期或是已上市的产品或服务。当中让2019年整体战略与交易咨询额大增,主要来自四笔大型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涉及金额2,310亿美元。

我们在  2019年安永并购火力  报告中曾预测,加大对治疗领域重视程度的要求,会继续成为2019年的最大战略与交易咨询驱动因素。实际上,在分析了25宗已宣布的生物制药战略与交易咨询后,我们发现有20宗战略与交易咨询目标的产品与收购方的现有产品组合重叠(按治疗领域或主要产品衡量)。

这些战略与交易咨询占2019年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额近45%。

虽然创纪录的战略与交易咨询总额值得庆祝,但我们还是有理由保持谨慎。因为2019年创纪录的并购总额主要还是由制药企业买家推动的,但同业内的医疗技术和生物技术公司仍对并购持观望态度。

安永全球生命科学战略与交易咨询服务主管Peter Behner说:“重要的不仅是公司购买了什么,还有他们出售了什么。企业正在逐步剥离非增长核心的资产,或即将变沦为该类别的资产。”

此外,2019年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额大涨,不是由于战略与交易咨询量增加,而是在战略与交易咨询量减少、但每宗战略与交易咨询额规模较大的情况下出现。经过多年资产市场的牛市升势,个别潜在买家质疑收购目标的高估值能否维持。

重要的不仅是公司购买了什么,还有他们出售了什么。企业正在逐步剥离非增长核心的资产,或即将变沦为该类别的资产。
Peter Behner
安永全球生命科学战略与交易咨询服务主管

回顾2019年,数据显示企业继续优先考虑以产品为中心的创新定位。这种以产品为中心的定位,其风险在于企业可能过于专注于开发相对于竞争对手没有差异的疗法和设备。

展望2020年

尽管人们担心经济低迷可能会使整体的并购市场活动放缓,但2020年仍将是生命科学领域战略与交易咨询活动强劲的又一年。的确,安永的建模显示,仅仅在五个治疗领域(肿瘤学、免疫学、传染病、心血管疾病和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投资组合优化就可能产生近3,000亿美元的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

投资组合优化

2,850亿美元

五个治疗领域的潜在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金额

我们预计下一年的重要并购主题如下:

  • 大型制药公司将继续退出不再具有优先重要性的治疗领域,专注于特定的治疗领域,以及特定的商业模式。
  • 医疗技术企业将会更积极地参与战略与交易咨询,尤其是在目标企业估值升势稍为缓和的情况下。
  • 随着增长挑战如此严峻,不容忽视,大型生物科技公司将加速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的步伐。
  • 除非出现多宗大型并购,即宣布的战略与交易咨询额超过400亿美元(生物制药领域)或100亿美元(医疗技术领域),否则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总额不大可能达到2019年的水平。

在过去的20年中,收购外部创新项目对生命科学企业的增长至关重要,相信这也将推动2020年并购活动的进一步发展。

除非已经具有深厚的内部研究能力,否则与内部研发相比,来自企业外部的并购目标通常更具差异性,因而也更具价值。
Stefan Oelrich
拜耳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兼药品部主管

在战略与交易咨询溢价仍然较高的情况下,企业必须考虑除并购以外的方案,思考可如何利用合作伙伴关系和其他外部创新模式,以可负担的成本构建业务能力,避免被颠覆。在数字化领域尤其需要如此,因为大多数企业对于可能推动未来价值的数据驱动和数字化技术,没有进行足够的投资。

当前生命科学企业比较少重视数字技术相关战略与交易咨询,这反映出当治疗效果、临床治疗效率、成本衡量这些因素逐渐成为医疗技术的重要价值指针时,业内许多企业仍然缺乏资源与技能去展示其产品或技术在实际治疗上的效用。因此,生命科学企业应优先考虑,与现今医疗保健生态体系中传统及新兴的不同产业持份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拜耳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兼药品部主管Stefan Oelrich表示:“除非已经具备深厚的内部研究能力,否则与内部研发相比,来自企业外部的并购目标通常更具差异性,因而也更具价值。”

企业之间的合作方式,应从以往的传统的持股模式,转变为根据合作伙伴各方之间如何共享资源,包括分析技术和数据等,从而分摊风险和回报的新架构。

建立此种合作伙伴关系需要转变思维。企业的成功将不仅依赖于拥有知识产权,而且还依赖于获得能改善医疗保健体验、临床决策和/或疗效的重要数据。

结语

为了满足健康生态系统未来发展的需要,生命科学企业必须利用并购战略与交易咨询聚焦商业模式,弥合近期增长差距,并通过并购以外的模式获得未来的创新。我们的  2020年安永并购火力 报告(pdf) 预测了生命科学企业在未来几年中需要了解和开展的重要事项。

关于本文

作者

Peter Behner

EY Global Health Sciences and Wellness Strategy and Transactions Leader

Transformation leader i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strategic direction for life sciences companies. Family focused. Loves fast cars, good wines and history books.

Pamela Spence

EY Global Health Sciences and Wellness Industry Leader and Life Sciences Industry Leader

Ambassador for outcomes-based performance and healthy aging. Advocate for women.